ToGet_View

记录我所想💙❤️

【凤宍】【忍迹】旁白什么的就是用来助攻的.

好可爱

otori ryoh:

  『旁白什么的就是用来助攻的.』


#ooc预警
#超级多的莫名其妙的剧情需要设定预警
#超级可爱的梗结果被我写得乱七八糟预警.


 
  凤走进部活室的时候,除宍户之外的正选已经全部到齐。


  他像往常一样向每一个人问好,然后在自己的储物柜前站定。手里的球包还没来得及放下,耳边突然炸响的声音就吓得他差点没把包甩到一旁换衣服的日吉脸上。


  『又是一个阳光明媚的日子。因为被老师叫去帮忙,凤今天难得没有提前来部活。他一边朝迹部鞠着躬,一边用余光朝宍户的储物柜瞥,却并没有看见宍户的身影,这让他感到十分的不安。因为宍户平常总是第一个到部活的。』


 “……是谁在说话?!”绕是凤这般好的教养,如今也忍不住大喊出声。这个声音他并不熟悉,而部活室里除了众正选便再无其他人,这声音又是从何而来?


  『凤着实被吓得不轻。然而他一心牵在宍户身上,注意力又被这平白出现的声音吸走大半,所以并未发现迹部越来越黑的脸色与越来越冷的气场。』


   凤一愣,下意识回头看迹部。


  “迹部部长,我……”


  “不用解释了。”迹部一挑眉,“本大爷要你立马把这个恶作剧的家伙给抓出来,好好处置一顿。”


 『迹部表面上装作不在意,其实心里非常生气。自己大力培养的冰帝下一代竟然一心惦记着自己的最好的朋友之一,甚至在向自己问好时都心不在焉。』


  “本大爷才不会为这些不华丽的事情生气!”


 『其实迹部早就发现了凤对宍户的那点小心思,只是迟迟放不下罢了。』


  “小心思?什么小心思?”许久插不上话的向日逮住机会,看看凤又看看迹部,问。


  “……哼。”迹部撇过头不理他。不远处的凤同样低着头,对这话也没有任何反驳。


  『一旁的忍足推了推眼镜,眼神晦暗不明。‘放不下’三个字使他动摇,迹部的反应更是令他不安。』


   “……不安?侑士你……?”向日一时来了兴趣,攀上忍足的手臂,踮起脚去看他的眼睛。


  “这种来路不明的东西的话你也信吗?岳人?”


  『尽管天天看已经快要习惯,但忍足和向日时不时的亲密举动还是会让迹部心里一酸。』


  忍足一愣,不可置信般地看向迹部。迹部惊得瞪大眼睛,抬头盯着天花板,“你到底是谁?给本大爷出来!”


 『迹部故意不理会忍足,尽管他炽热的视线让他的心跳都有些紊乱。』


   向日一听,感觉情况不对,立马就放开忍足的手溜的远远的。顿时,迹部身边方圆两米,只剩下正目光灼灼低头浅笑的忍足侑士。一时间竟谁也不敢开口,部活室内一片寂静。


  最终还是乖宝宝凤主动打破了这一僵局,“迹部部长……那个……你知道宍户さん为什么还没有来吗?”


  『凤支支吾吾的说,脑海里全是刚才被迫互通心意的忍迹二人。他不免有些羡慕。这下忍足前辈和迹部部长是肯定能终成眷属了,他和宍户さん又怎么办?他明白,宍户さん这样的人,是肯定不可能对他抱有那般心思的。但他早早便已经在心里下了决定,要追随宍户一辈子。就算只是朋友的身份。』


  众人一边听,一边神色各异的看着凤,直看得凤脸都快红到了脖子跟。


  早已对这些事实心知肚明的忍迹和日吉都只是笑,但向日却并不准备放过凤。他今天被炸得不轻,忍迹二人他又不敢太招惹,只好欺负欺负好孩子凤。


  “喂,凤,你喜欢宍户?”


  事情都到这个份儿上了,凤再也掩饰不住,只得乖乖点头。


   就在向日不怀好意的大笑着接近凤的时候,部活室的门被推开了。


  进来的依然是背着球包的宍户。


  “宍户さん!”


  『凤开心地喊,心里的一块大石终于放下。幸好宍户进来得正好,没有听到凤对他的表白。不过凤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希不希望宍户听到那番话。』


   ……好了,这下也管不了希望不希望的了,反正该听不该听的全都听到了。


  凤听完这声音的一番话,简直急得想撞墙,一张脸煞白煞白的,不敢去看宍户的表情。宍户さん不会喜欢自己的,万一,万一,这下以后连朋友都没得做了该怎么办?


 『凤胡思乱想了许多,却不愿抬头看一眼宍户的反应。日吉站在一旁,只觉得无比的恨铁不成钢,他怎么会有一个这么不自信的朋友?』


  凤只觉得越听越害怕,眼泪忍不住的就往下掉。宍户さん这么要强又嫉恶如仇的一个人,被自己学弟当面告白,更何况迹部部长还在场,他根本不敢想象最后的结局会是怎样。


  『凤有多在意宍户,内心就有多么的恐慌。』


  沉默许久后,宍户终于轻笑出声。


  “长太郎,抬头。”


  『宍户温柔地说,心里却也是紧张得要死。』


  “别怕,看着我。”


 “我早就知道你喜欢我了。”


 『那是几个月前的事。放学后凤迟迟不去找宍户,宍户就去他们班找他。结果看见了正趴在桌子上熟睡的凤,也看见了他写了满满一页的他的名字,与那句喜欢。』


  『那不是他对这个乖巧后辈的第一次心动。』


  『更不是最后一次。』


  “虽然不知道这个声音是怎么回事……但是……啊啊,别哭了行吗,别哭了啊,长太郎!”


 『凤虽然眼泪流得凶,心里却高兴得已经不知道说什么好。他想亲口对宍户表白,想抱他,想吻他,却碍于部活室里的其他队友们而不敢动作。而且不止凤,忍迹那边也是一样。』


  ……好吧,好吧,感情慈郎日吉和他三个人是成了一串巨大的电灯泡是吧。向日郁闷地想。


   『迹部偷偷瞥了一眼忍足,却正好撞上他的视线,顿时脸上有些燥热。他想是不是要取消今天的部活,毕竟他们的第一双打有些事情需要处理。』


  日吉终于忍不住了:“……迹部部长,您还是好好和忍足前辈谈谈吧。至于今天的部活,由我来暂管就好。相信您信任我的能力。”


  “我和他有什么好谈的?”


  『迹部口是心非地说,其实他已经同意并非常满意了日吉的这一提议。』


  日吉努力抑制住扶额的冲动,一手拉向日一手拉慈郎,飞速离开了这个令人缺氧的房间。


  『房间终于安静下来了。看着凤通红的脸和哗啦啦的眼泪迹部就觉得心烦,起身便准备走,顺便犹豫了一下要不要带上忍足一起去学生会办公室。』


   忍足顺手带上了门。


  凤用亮晶晶的眼神看着宍户,叫他的名字,说,


  “我喜欢你。”


   『凤的心里像炸了烟花,软软的化成一团春水。』


   『这不是凤第一次想吻他。』


   『却是他从未奢求过的第一次如愿以偿。』


  ——莫名其妙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的END.——

评论

热度(1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