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Get_View

记录我所想❤️

我最亲爱的朋友14

好感动😭😭😭😭

梦想家马克崔:








“能不能别走?”权志龙又扯了扯自己的袖子,“我怕黑”

“…你什么时候开始怕黑了”崔胜铉无奈的笑着,“我就是下去拿东西,乖”他强制性地让他躺下,再次帮他掖好被角

“那你快点回来…”他依依不舍的放开自己的衣袖,又带着一脸的悲壮甩甩手让自己离开

“噗…是在演什么剧啊”崔胜铉不由得被他的表情惹笑,若说权志龙还是权志龙而不是现在的GD的其中一点,莫非就是仍然喜欢看电视剧,时而在自己面前演戏,还是特别投入那种。

若说朋友与自己所爱慕的人的区别莫过于就是对方的一举一动会时时刻刻影响着自己无论是心理还是生理的变化,对方的一颦一笑都会牵扯着自己。自己就是对方手里掌控着的扯线娃娃,什么举动都是被牵扯着的。总有人说,为什么你们总是一个先笑另外一个就会跟着笑起来。其实自己也不好回答也不知道如何回答,或许是自己总是“跟着笑”那一方,自己的视线从不会过长离开那人的所属范围,亦或许….说起来也是肉麻,或许是因为单单是看着自己爱慕的人感到过于幸福,所以才会即使是看着他就会笑起来吧。



崔胜铉就这样笑着下楼拿了一杯温开水和一杯牛奶,顺带一桶雪糕,然后依然这样笑着走回去,但却在打开门的一瞬间嘴角突然耷拉下来



“…你在干嘛”崔胜铉看到那人再一次起身玩手机,板着脸三步并作两步走过去一下子抢过他的手机却在听到手机在播放的神奇小精灵的歌之后“噗”的笑了出来

“…我就是想听听歌”权志龙看他哥这样一下子用被子盖过头,露出两只眼睛看着他,还隔着被子在那哼歌,“啦啦啦…哈哈哈哈”

“噗哈哈哈”崔胜铉被他逗笑,两边的大坑露出来,“好了”然后又突然严肃起来,“我去拿药”

“…哥你还真的是名演员”权志龙看到他变脸如此的快,不由得吐槽,可声音却开始黏黏糊糊起来

崔胜铉把手里的东西都放在床头柜之后就去拿药,在拉开柜子看到左边原本放着的药瓶已经不见之后才反应过来,“…是我忘了”小声说着一句莫名其妙的话,眼里荡漾着一丝抑郁,却还是迅速调整过来,拿起放在右边的退烧药走回床边。看到那人双手捧着温水取暖的样子在一起抬起嘴角,把药片掰开两半之后递给他,“快点吃药然后乖乖睡一觉,明天醒来就好了”

“…知道了”权志龙乖乖接过药片,嘴上答应着可只是盯着掌心在那看,一点都没有要吃的节奏,“哥…”

“嗯?”崔胜铉抱着雪糕准备开吃,听到他叫自己之后抬起头

“….”可权志龙只是叫了自己之后就盯着自己,怀里的雪糕看,然后弱弱的开口,“…想吃雪糕”

“不行。”崔胜铉皱眉,虽说自己的确很宠他,可是在这些时候自己还是不会让步的,“生病不能吃冰的。”说完就勺了一大勺塞进嘴巴

“…唔”权志龙噘着嘴,盯着崔胜铉看,可对方只是十分认真地在吃雪糕并没有像往常一样看回自己,所以没坚持几秒就放弃,乖乖把药吞了还咕噜咕噜故意发出很大声的喝水声

“哥…哥!我的哥!”

“嗯…”崔胜铉抬头看他

“你看!”张大嘴给他看,“吃完了!”

“嗯好,乖。”说完又继续吃着雪糕,嘴角泛起和语气相反的笑意

“唔……”权志龙看他哥对自己漠不关心,感到有些郁闷,很大力的躺下,很大力盖好被子,很大声说着,“我要睡啦!你弟我要睡啦!鸡弟要睡啦!”

“噗”崔胜铉再一次被逗笑,放下手里的雪糕伸手去揉他的头发,“好啦好啦知道啦”一边说一边拿牛奶给他,贴着他嘴边喂他喝

“小懒虫”笑着看他咕噜咕噜的样子,又用手指擦去他嘴角的牛奶渍

“哥…好温柔”半眯着眼睛嘟囔,“哥…对我好一点还是对你的女朋友好一点”

“我看你是病傻了,整天问这些乱七八糟的”崔胜铉起身,拿着东西准备往外走。你说他是胆小鬼也好,自己就是不喜欢面对这些难以回答而且不想回答的问题

“没有…”权志龙看他准备要走就扯住他的衣服,“我不问了…哥…你别生气”

“….”默默叹了口气,“以后不要再问这些乱七八糟的问题了,你是你,他是他,你们两个不一样”崔胜铉看着他很认真说着,语气就好像自己真的有那么一个“女朋友”存在的样子,但自己知道自己不是在说谎

“知道了”糯糯的声音不知道是因为睡意还是因为生病,说完又咳了起来,“对不起”一边道歉一边咳嗽,咳到脸都红了

“…你这样明天还怎么去日本”崔胜铉带着责备的语气,没好气的放下手里的东西帮他顺背,另一只手放在他额头上,“好像又烫了”

“好舒服…”权志龙抓着他的手不让他离开自己的额头,“我明天又不去日本…”

“那她…”

“…她说羊羹会陪自己,让我好好休息”说着还抓着自己的手从额头移到脸颊,“哥你的手好凉好舒服”

“…是吗”不自觉又笑了起来,又坐回在床边依着他



你看你看,他就是这么狡猾。总是知道如何惹自己生气,又知道如何让自己消气,还知道如何让自己越陷越深。







“哥…你要陪我”权志龙半清醒半迷糊地说着,说完还摇摇自己的手

“我还要睡觉的”轻声地说着,手还被他抓着不放,只好用另一只手把他垂下来的头发拨好

“…可我…怕黑”

“…你到底是什么时候开始怕黑的”

“…现在…刚开始的”







看吧看吧,他就是这样狡猾。总是下意识说些让自己迷惑的话,总是下意识做些让自己慌乱的事,总是下意识让自己不得不陪着他。





可自己也是活该,自己也还是会顺着他,就像现在这样





“…那我只好陪着你了”



评论(1)

热度(14)

  1. ToGet_View梦想家马克崔 转载了此文字
    好感动😭😭😭😭